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市場>經濟評述
 
推薦:
字體選擇:
 
小蘑菇頂起扶貧產業半邊天
日期:2019-11-15 09:55 作者:龍成 來源:農民日報
 
下載文件:  

  一葷一素一菇,這是聯合國糧農組織和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人類最佳飲食結構,其中菇屬于食用菌。富含豐富維生素營養價值的食用菌,不僅有著養生保健功效,在脫貧攻堅上更是頂起了扶貧產業的半邊天。

  據中國鄉鎮企業協會食用菌產業分會調研統計,在全國近500個國家級扶貧開發重點縣中,把食用菌作為主導產業之一的占比達到70%以上。食用菌產業為何能夠覆蓋七成的深度貧困縣,近期,記者深入湖北、河南食用菌產區,一探究竟。

  

  技術成熟 環境依賴度較低

  深秋時節,從湖北十堰市驅車兩個小時,到達湖北省最西部的竹溪縣。據悉,這里是連接華中地區、面向大西北、出入大西南的重要通道,有“朝秦暮楚地,自然中國心”之稱。

  竹溪縣縣委副書記、縣長柯尊勇向記者介紹,“我們這兒地處三省交界,自然環境好但產業發育不足,是國家級貧困縣。兩年前,我們開始主推食用菌產業,經過兩年的發展,現在食用菌產業進入大發展階段,已成為竹溪脫貧攻堅的主導產業。”

  據竹溪縣政府報告數據顯示,到2018年底,全縣生產食用菌6000萬棒,產量5.4萬噸,產值4.86億元,帶動貧困戶10552戶,戶均增收8470元以上。

  記者走訪至四面環山的竹溪縣蔣家堰鎮顏家街村,位于坡地的村里一排排香菇大棚鱗次櫛比。

  豐農合作社負責人顏旭向記者介紹,“這里四面環山,地形屬于坡地,我們在大棚中種植菌菇,成本低、管理簡單方便、香菇品質好,所產的香菇基本都是一級菇和特級菇,出售的價格也更高,每斤將在6元以上。同時,它不需占用連片平整土地,對地形和環境的要求可人工干預,極適宜千家萬戶栽培。”

  蔣家堰鎮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,他們通過外聘先進專業技術團隊入駐,推廣先進的種植技術和產品標準,為當地提供技術支撐和保障。

  外聘的浙江技術團隊負責人何關虎介紹,“香菇生長期長,生殖生長需要55-150天的過程,同時,每10-12小時就要變換一次溫濕光氣條件,令其正常生長才能夠生產出多產菇產好菇的菌棒,之后需要5-6.5個月的采菇期。我們充分利用竹溪山區的氣候,實行香菇立體栽培模式,技術已經很成熟,工廠化和人工相結合,不僅可以降低成本,增加香菇產量,生長的香菇肉質厚,菇形又好,頗受消費者青睞。”

  據悉,近年來,隨著“南菇北移”“東菇西進”“精準扶貧”等發展戰略的推進,香菇代料栽培模式在河南、河北、遼寧、貴州等地得到全面推廣。主產區已經可分為東南(福建、浙江)、華中(湖北、河南、山西、河北)、東北(遼寧、吉林、黑龍江)和西南(云南、貴州、四川、重慶、陜西等)四大產區,覆蓋大部分貧困地區。

  

  市場開闊 內銷外貿可消化國內產能

  在顏家街村長年駐扎的技術人員何關虎,另一個身份是浙江食用菌商人,每天會從全國發3-5車10噸多的香菇到浙江,然后由浙江地區的合伙人進行加工,后續出口至韓國日本,價格從菇出棚到市場終端翻了近十倍。

  “我當初就是看上這兒的氣候,地處深山,山場面積大,冬季溫度也適宜,可以一年四季生長,用于生產香菇的原材料櫟木資源豐富。我們在浙江、福建、河北等地都有基地,很多地方都可以種,各有各的優勢。”何關虎向記者介紹。

  記者了解到,香菇的消費市場正由東南亞向全球延伸并快速增長。從世界和中國食用菌生產和消費情況看,香菇是食用菌中的第一大品種,國際香菇產量約占食用菌總量的22%,中國產香菇2017年總產量986.51萬噸,比10年前增加了3倍多,但銷售市場基本保持平穩。中國鄉鎮企業協會食用菌分會秘書長謝永信介紹,中國香菇“產業化整合營銷”目前還在努力中,全面開花、散戶種植的現狀還將繼續進行下去,香菇工廠化種植由于受各種條件制約短時間內還難以形成規模。

  在河南省濮陽市清豐縣馬莊橋鎮趙家村采訪時,村黨支部書記趙玉甫告訴記者,“我們2016年開始發展食用菌種植。由于村里沒有食用菌種植的先例,不少村民對食用菌種植持觀望態度。后來我們27名黨員干部一對一幫扶,發展食用菌大棚種植,當年戶均增收1.5萬余元。經過兩年多發展,全村規模已達1100余畝,大棚650座,現已成為全國最大的‘黑皮雞樅菌’生產基地。”

  為了擴大銷量,2018年,趙玉普在村里創建了“大地密碼電子商務銷售平臺”,與京東、阿里巴巴等知名電商加強合作,并成功上線“中國社會扶貧網”電商平臺,產品平均日銷8000余單,高峰時超過3萬單,銷售額高達90余萬元。電商銷售的迅速發展帶動了50余名貧困戶實現就業,月工資達2000元以上。

    

  產業健全 扶貧帶貧機制豐富有效

  在趙家村食用菌基地里,大棚密密麻麻。

  趙玉甫告訴記者,“這些棚內有黑皮雞樅菌、香菇、雞腿菇、茶樹菇等菌菇品類,但是也因為規模的擴大導致菌包的需求量急劇增加,從山東采購菌包弊端日益凸顯,面臨著菌包供應不及時、運輸損壞等問題。為降低菌包成本,解決資金難題,我們引進‘譽豐菌業公司’投資了1000余萬元,建設了日產2萬包的菌包加工廠,每年可節約成本500余萬元。但產業擴大總是會導致價格低迷,我們就從產品深加工著手,籌措資金建設了1500平方米的冷庫和大型烘干房10座,通過冷藏保鮮、熱風烘干、腌制加工等,每年可增收120余萬元。”

  為加強貧困戶與食用菌產業的利益聯結,趙玉甫帶領村“兩委”和黨員干部,探索“公司+合作社+農戶”的運營模式,針對貧困戶不同情況,探索創新四種帶貧模式。一是“出錢又出力”的“包棚創業”模式。針對有勞動能力和種植意愿的貧困戶,動員其利用到戶增收資金或小額貼息貸款購買菌包,自主管理,基地免費提供大棚及水電設施;合作社負責提供菌種、技術,并承諾后期回收,保證做到種植零風險。二是“出錢不出力”的“菌包托管”模式。針對符合扶貧貸款條件、不具備勞動能力的貧困戶,動員其加入食用菌種植合作社,利用到戶增收資金或小額貼息貸款購買菌包托管給合作社種植,合作社每月給貧困戶分紅500元。三是“出力不出錢”的“勞務承包”模式。針對有勞動力的貧困戶,將食用菌大棚承包給貧困戶,合作社負責生產投入,貧困戶負責棚內摘菇、削根、分級等勞動,按照出菇數量確定勞務收入。四是“不出錢不出力”的“互助救濟”模式。針對年老體衰、不符合貸款條件的五保、孤寡老人等貧困戶,由合作社和商戶拿出部分利潤臨時救助,每戶每月可得到300元的救濟。

  村里貧困戶余德友和老伴相依為命,年由于齡大、缺資金和技術,成為他家致貧的首要原因。去年10月,他從合作社承包了5個棚3000棒食用菌,短短幾個月時間,就賺到了3000余元。嘗到了甜頭后,今年年初,他又“追養”了5個棚,共計10個棚6000棒食用菌。

  目前,基地共帶動全鎮貧困戶252戶816人,實現179戶669人穩定脫貧。

  清豐縣委書記馮向軍告訴記者,清豐縣類似于趙家村這樣的食用菌生產基地,在17個鄉鎮新建設了70個,標準化大棚10200座,種植面積達1500萬平方米,發展龍頭企業17家,專業合作社45家,年產值突破15億元,帶動1.5萬貧困人口脫貧。

  相關鏈接
2019-10-18
2019-09-29
2019-09-26
2019-09-16
2019-09-06
2019-08-28
  最近瀏覽信息
时时彩为什么下大就输 问道租号赚钱 微信赚钱免费进不收费 25选5 可以用今日头条赚钱吗 彩神软件上挣钱靠谱吗 香港黑白极速快3 北京赛车 陕西单机麻将下载安装 qq游戏玫瑰乐园怎么赚钱 金辉彩票网址 中国银行股赚钱吗 棒球比分雪缘 共生币公司怎么赚钱 中华竟彩网 炸金花可以赢钱在线玩 2014年七乐彩开奖结果